OneVnet Go

每日更新精彩内容

扶摇01~03集

该剧讲述了出生底层的平凡少女扶摇,为解救同伴奋而下山踏上五洲历险征途,在此过程中意外结识长孙无极,并与其相知相爱并肩而立;两人坚守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信念,历经磨难披荆斩棘,最终成功对抗不公的命运。

第1集
扶摇自幼投太渊玄元剑派门下,但其资质愚钝所以处处受到排挤,也没有学到任何有用的功夫,后来被调到了玄幽部,这里是太渊国最低等的部门,平日里做一些打扫伺候人的人的工作,玄元剑派的大师兄燕惊尘很喜欢扶摇,只要有机会便会偷偷教授她一些功夫,扶摇对燕惊尘既崇拜又爱慕。扶摇私自闯入修行密室意图偷学功夫,不慎被太渊国的郡主裴瑗看到,裴瑗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十分瞧不起扶摇,扶摇根本不理会她,从修行密室跑了出去。路上遇见了燕惊尘,就在二人说话之际,裴瑗带着丫鬟追了过来,她向燕惊尘告状希望他不要三番五次帮助扶摇,还利用门规威胁扶摇,可扶摇根本不害怕,她知道今日是太渊国最重要的祭祀大典,裴瑗作为玄元剑派的大师姐,岂有不在场的道理,这一样是触犯了门规,两人因此险些发生冲突,幸好有燕惊尘在一旁当和事佬。祭祀大典的钟声已经敲响,作为玄幽部的弟子无权参加,燕惊尘带着裴瑗一起赶往祭祀大典。扶摇不甘心想要长长见识,由于她身着黑色衣服不能现身祭祀大典,于是让同门师弟偷来了其他门派的衣服,偷偷混入到祭祀大典中。玄幽部的管理人周叔发现闯祸王扶摇又不见了,料到她可能在祭祀大典现场,担心她闯下大祸,于是赶紧将她带了回来。周叔教育了扶摇一番,他清楚扶摇是觉得不公平,人不应该分三六九等,可无奈太渊国就是这样的规矩,功夫不好的弟子只能在玄幽部干杂活。事后,周叔安排扶摇下山去买酒,扶摇闲不住,想到终于可以下山,兴冲冲跑走了。太渊国昆京生变,大王卧病在床,他知道国公齐震一直觊觎王位,想除掉轩辕一族,于是他安排世子轩辕斋联系可信之人章鹤年事先做好安排。大王病情加重,加上齐震的暗中使坏,他突然昏迷不醒,齐震身为国公自然不能坐视不管,于是找来太渊国玄元剑派掌门寻找名医医治大王。掌门找来了民间医圣宗越,他用针灸维持大王的性命。天权国太子长孙无极被太渊国国公齐震误以为是轩辕旻抓了起来,齐震带着他到玄元剑派暂时居住,掌门见状便料到朝中有变,他告诉儿子燕惊尘,这正是他的机会。长孙无极苏醒后不明所以,齐震测试了他的御水之术,确认此人是轩辕族后人,长孙无极谎称自己是轩辕旻,扶摇剧情电视猫。没想到齐震却行君臣之礼,告诉他太渊国大王将其封为世子,长孙无极听后激动大笑。城府极深的齐震对轩辕旻的身份还是有所怀疑,毕竟仅靠御水之术还不能断定他就是轩辕族后人,因为懂得苍穹之术者同样会御水之术,于是他安排义子暗中调查轩辕旻身份。扶摇得知小白病倒了,为了救他,扶摇深夜去禁崖采摘那朵可以救命的花,没想到却与长孙无极相遇,两人因为抢夺花打斗了一番,可惜扶摇技不如人,不仅没有拿到花,还被禁崖的树藤困住了。长孙无极见状幸灾乐祸离开了。

第2集

齐震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劝服轩辕旻接受世子之位,等待时机回京继承王位。二人离开房间后,云痕将京都的情况告知齐震,京中所有兵马都按兵不动,轩辕韧虽昏睡过去,但定能活到世子登基之日,只是他无法理解齐震的做法。齐震将五洲初定下的规矩告诉云痕,若是他杀了轩辕韧,王位孤悬,那太渊王权就会重归天权国所有,成为一片泽国,王族尽,王国尽。随后,齐震提起了轩辕旻,虽然云痕已经将轩辕旻的身份背景调查清楚,轩辕旻乃是一个不折不后的草包败家子,可他还是无法单凭御水之术就彻底相信眼前的轩辕旻。御水之术虽是轩辕一族与生俱来的能力,可简单的御水之术稍练些穹苍之术也可施法。眼下,轩辕血脉将尽,齐震虽有疑心,可也只能将这个轩辕旻留在世子之位。除此外,齐震还让云痕派人去打探另一手下非烟那边的消息,称在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前,眼前的这个轩辕旻绝对不可以进昆京继位。扶摇被罚洗衣,小七匆忙赶来称小白性命垂危。小白是玄幽部的一头猪,扶摇对它格外上心。为此,扶摇决定勇闯禁崖,摘来百芝兰救小白。禁崖地势偏僻,扶摇顺着树藤往上爬,就在她即将摘到百芝兰之时,轩辕旻的身影却突然出现,他抢在扶摇之前夺过百芝兰。扶摇并不认得眼前这个轩辕旻,她在泥潭中与轩辕旻交起手来,可她远远不是轩辕旻的对手。就在轩辕旻奚落扶摇功法之时,扶摇却灵机一变,脱身上岸,独留下被树藤困住的轩辕旻在泥潭里。轩辕旻挣脱不得,只好跟扶摇达成交易,他愿意交出百芝兰,条件是扶摇要救他上岸。须臾,轩辕旻得救,可扶摇却不慎掉落泥潭,扶摇恳请轩辕旻能够交出百芝兰,可轩辕旻却一走了之,不愿在扶摇身上浪费太多时间。玄正部,燕烈语重心长地告诉燕惊云,畋斗赛事关玄云,届时各路英雄,五洲显贵皆会云集于此,他希望燕惊云能在比赛上拔得头筹,大放光彩。同时,他提起了燕惊云的感情之事,他不希望燕惊云被儿女私情牵绊住,燕惊云称自己知道其中利害,他也明白扶摇只不过是玄幽部的奴,他定会不负燕烈的希望,振兴玄元派。之后,燕烈走出房间,他在浑天方鼎的面前意外遇到了齐震。浑天方鼎乃上古流传之神物,唯有玄元派八年一度的畋斗赛才会祭出,燕烈邀请齐震留下观看比赛,齐震一番衡量,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燕烈。房间内,云痕提起昆京各路人马蠢蠢欲动的野心,齐震对此不以为然,他认为只有朝中乱,他们才能知道各路人马真正的用心,届时谁能用谁不能用都可以一一知晓。另一边,轩辕旻带着百芝兰来找好友宗越,宗越助轩辕旻服下花中的丹药,药效即刻生效,轩辕旻的御水之术更上一层楼。原来,眼前的轩辕旻并非是真正的轩辕血脉,他是天权的无极太子,是未来统领五洲的储君,他跟宗越相识多年,宗越一直在暗中帮助他。长孙无极此番的任务是兵不血刃,平定藩国动乱。虽然先前他用穹苍之术化解了齐震对他的怀疑,可他也深知,齐震对他的疑心并不会降低,所以他这才冒险去采摘百芝兰。扶摇出泥潭后,满身狼狈地回了玄幽部,之后在周叔的训斥后,她换上了新衣服前去为晚宴做准备。晚宴上,长孙无极故扮作碌碌无为、毫无见识之人,降低着齐震对他的疑心。燕惊尘跟裴瑗入席,裴瑗当场亮出自己跟齐震之间的关系,齐震是她的姑父,燕烈跟燕惊尘一脸的震惊意外之色,而齐震在见过仪表堂堂的燕惊尘之后,也有意将裴瑗许配给他。这时,扶摇跟其他婢女前来送酒,扶摇一眼就认出了跟她在泥潭中争执的长孙无极,她想起先前路边救下的长孙无极,当下便知道了眼前的长孙无极是假的。长孙无极生怕扶摇坏事,只好当众让扶摇出丑,以更衣为由带走了扶摇。随后,长孙无极支走了跟在他们身后的云痕,再将扶摇带进房间,跟她摊牌。扶摇对玄元山的房间无比熟悉,她情急之下触动机关,用乾坤链锁住了长孙无极,可区区乾坤链根本困不住长孙无极,恰巧这时云痕过来,长孙无极只好跟扶摇演了出戏码,打消了云痕的怀疑。玄幽部,周叔带来长孙无极赏赐的一瓶灵丹妙药,让扶摇救下小白。这瓶灵丹妙药乃是宗越苦心熬制的仙露,珍贵无比,宗越对长孙无极的大方小有不满,也十分好奇能够让长孙无极特别对待的女子究竟是何模样。之后,周叔将扶摇叫走,他想要给扶摇放假,让扶摇下山游玩,扶摇后知后觉地从周叔口中得知燕惊云跟裴瑗要联姻之事,她不肯相信燕惊云会负她。为此,她擅闯玄正部,却没有看到燕惊云。直到经过桃林之时,扶摇这才看到了燕惊云跟裴瑗一同漫步,裴瑗为燕惊云整理发丝一事。扶摇错愣不已,而燕惊云则为了裴瑗背后的势力,选择眼睁睁地看着扶摇离开。扶摇独自一人跑到树林,长孙无极跟在扶摇身后,他称早上的事情他们二人必须有一个了结。扶摇误以为长孙无极是想要杀自己,可未等长孙无极说话,他们意外遇上了一头强壮无比的上古神兽呲铁。长孙无极在情急之下拉着扶摇逃跑,他将扶摇送到安全区域之后,便独自一人去引开呲铁,可长孙无极并非是呲铁的对手,他摔落在地上,无法动弹。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扶摇在另一边敲响木枝,引开了呲铁的注意力。

https://v.qq.com/x/cover/639agzdh10yu2q2/x002682r95m.html

第3集

扶摇为救长孙无极孤身引开呲铁,正在呲铁想要进攻扶摇之时,长孙无极突然现身,他勇往直前与呲铁进行博斗,点中呲铁的命门,让呲铁晕倒在地。长孙无极知道呲铁是上古神兽的来历,他断定将会有人过来寻呲铁,他们必须在此之前赶紧离开。长孙无极并不打算杀扶摇,只希望扶摇能够保守住这个秘密。扶摇在离开之前告诉长孙无极,有时候面具带久了,人就会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。看着扶摇离开的背影,长孙无极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。与此同时,玄元弟子发现呲铁冲破牢笼跑下山的事情,燕烈立即命人下山,寻回呲铁。扶摇独自一人在草地上想起她跟燕惊尘的一切过往。这时,燕惊尘现身,他告诉扶摇,他之所以娶裴瑗是不得不依赖她姑父在朝中的势力,但他对扶摇的心意从未变过,他想带着扶摇一起去昆京,娶扶摇为妾,让她脱去奴仆身份,无忧无虑地生活。扶摇对燕惊尘的想法震惊不已,想也没想就拒绝了燕惊尘。于她而言,喜欢是一心一意,是不能分享的。燕惊尘责怪扶摇不明事理,他称婚事从来都不是儿女情长,在前途跟儿女情长之间,他别无选择,只能娶裴瑗。听到燕惊尘的决定后,扶摇忍住心中所有难过,与燕惊尘就此别过,转身离开。与此同时,裴瑗沉浸在燕惊尘答应婚事的喜悦之中,婢女阿烈却带来扶摇跟燕惊尘私会的消息,二人慌忙赶过去查看,在不远处听到了燕惊尘跟扶摇的所有对话。裴瑗生性狠辣跋扈,她将所有的气都撒在婢女阿烈身上,并对扶摇产生极大恨意,想要除掉扶摇。夜晚,一黑衣人潜入扶摇房间,用铁丝划破了扶摇的指尖。第二日,浑天方鼎上的页贴公布了报名参加畋斗赛的人选,众弟子十分震惊玄幽部的扶摇也报名参赛。畋斗赛危险无比,凡是报名参赛者皆生死由命,玄幽部向来是没有参赛资格。燕惊尘看到扶摇的名字后,不分青红皂白地前来训斥扶摇,扶摇一头雾水称自己并未报名,可投页贴报名者需要刺本人指尖鲜血溶于素页,才可在方鼎之中出现名字,扶摇指尖上有针眼的痕迹,燕惊尘责备扶摇胡闹妄为,若是扶摇参加比赛,他势必要分心保护扶摇。扶摇听到燕惊尘嫌她是累赘之后,对燕惊尘十分失望,她明确地告诉燕惊尘,若是她真的参加比赛,她也绝对不会连累燕惊尘。扶摇以奴役的身份报名参加畋斗赛已是坏了玄元派的规矩,掌门燕烈有资格取消扶摇的比赛资格。裴瑗前来找掌门燕烈,她提起扶摇跟燕惊尘之间的情愫,想要借比赛除掉扶摇。她料定扶摇虽有一些三脚猫功夫,可以她的能力必定闯不过第一关,燕烈极为看重两家的联姻,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裴瑗。这时,燕惊尘也赶来见燕烈,他恳请燕烈能取消扶摇的比赛资格,可燕烈却明确地告诉燕惊尘,扶摇私自报名参赛已是坏了玄元的规矩,她就必须承担起玄元的惩戒,参加这场凶险无比的比赛。燕烈希望燕惊尘谨记扶摇的低贱身份,她只不过是一个死不足惜的奴役而已,燕惊尘应当将重心放在齐震与他们的联姻上,两家联姻,于燕惊尘、于齐震、于玄元派都是最好的选择。周叔得知扶摇报名畋斗赛一事后,他主动找扶摇喝酒。三杯烈酒下肚,周叔将自己为扶摇的安排打算道出,他想让扶摇离开玄元山。扶摇深知自己走了会连累玄幽部所有人的性命,她坚决不肯走,现如今唯一的活路就是畋斗赛,扶摇想要在畋斗赛上拼出一条活路。周叔深知扶摇三脚猫的功夫,他不想让扶摇枉送性命,可扶摇却心意已决,称如果这是她的命,她愿意认命。另一边,长孙无极在房间中想起扶摇的身影,不由得嘴角轻展,勾出一抹笑意。扶摇独自一人站在悬崖峭石上,燕惊尘因上次的态度差前来向扶摇道歉,他让扶摇在比赛中跟紧自己,他想护扶摇平安,可扶摇却对燕惊尘神色淡漠,只称生死有命,她不愿意连累燕惊尘,跟燕惊尘有任何纠葛。燕惊尘离开后,扶摇依旧立于峭石上,远处的太阳冉冉上升,大地的第一缕阳光投射在扶摇脸上,扶摇目光坚定,参赛心意坚决,她的命运即将在这里发生巨大转变。畋斗大赛如期而至,第一关为斗神兽。一长者带领所有参赛弟子进入封印上古神兽的灵境地宫,他们需要在这里将解除封印的神兽再度封印住。玄元门派内有两大基本灵功,一是宵淼术,二是镇魂气。长者让弟子分为两个队伍,分别使用各自熟悉的灵功,弟子们迅速站好队伍,唯有扶摇一人没有习过灵功,两方都不肯接受扶摇。正在扶摇准备独自一人一队时,燕惊尘却站了出来,他将扶摇带到使用宵淼术的青队,让扶摇紧跟着自己。两方组队完毕后,长者宣布比赛规则,他开启地宫大门后,神兽便会苏醒,众弟子需要用自己手上的灵力击晕神兽,再给神兽套上项圈,制服神兽,若是两方若是有一方成功,便可全部晋级。燕烈跟齐震等人位于地宫外的唯一出口,等待着众弟子的比赛结果。地宫内,众人受到了神兽的攻击,扶摇诧异发觉神兽就是她跟长孙无极一同遇到的呲铁。呲铁凶猛无比,燕惊尘情急之下不顾裴瑗,反倒拉起扶摇的手,将她带到了安全区域,让她躲好。随后,燕惊尘赶回来跟心中生气的裴瑗一起并肩作战,二人分两头攻击呲铁,却还是被呲铁甩落在地。眼看呲铁就要上前攻击裴瑗,扶摇却突然现身,以敲击声引开了呲铁。

https://v.qq.com/x/cover/639agzdh10yu2q2/s0026hf5vs1.html

Next Post

Previous Post

© 2019 OneVnet Go

Theme by Anders Noré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