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eVnet Go

每日更新精彩内容

扶摇第9~10集

第9集

天下无不散宴席,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长孙无极与扶摇在树林分别,扶摇决定带着小七一起去繁华热闹的昆京,长孙无极见扶摇得到了她想要的自由,不由得出声提醒她,前方的路并不好走。扶摇知晓前路艰险,可她从来都不后悔自己的决定。随后,长孙无极在扶摇的关心嘱咐下策马离开,二人分道扬镳。扶摇与小七也将踏上新的征程,他们跪地对着玄元山拜别了周叔,决定带着周叔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。玄元山,齐震收到了天煞王战南城的回信,战南城称自己愿将摄坤铃借齐震一用,但齐震必须用长瀚山的土地来交换。世人传言天煞王战南城玩物丧志,不思进取,可齐震却从信中断定出战南城是一个锱铢必较、得寸进尺的奸诈之徒。若想得御水术,就必先得摄坤铃,齐震虽对让土地一事心有不甘,可迫于眼前局势,他也只能答应战南城的要求,用长瀚山换取摄坤铃。齐震答应后,天煞国立刻着手借铃一事,摄坤铃乃天煞至宝,战南城为安全起见,毅然派出天煞国的烈王战北野护送。齐震决定启程回昆京,他嘱咐云痕继续搜查长孙无极的下落。现轩辕韧寿命将至,在他未得到御水术之前,他决对不能让长孙无极出任何意外。这时,院落里的砸毁声引起了齐震的注意,齐震循声而去,发觉裴瑗的奴婢正在蛮横地砸毁宗越的草药。齐震厉声斥责下人,他听到宗越不愿为裴瑗医治的消息后,非但没有怪罪宗越,反倒与他促膝而谈。齐震提起自己想法,他想请宗越跟他一同回昆京,只要宗越愿意替他执掌太医局,届时太渊国库的药草尽可为宗越所用。宗越生性洒脱,他要求齐震答应他三个条件才肯随齐震一起走,一是无谓的应酬敬谢不敏,二是他的贴身奴仆需他亲自挑选,三是他既医人也杀人,所以他不愿意做一个伪善人伪君子。齐震听完后,爽快地答应了宗越,并认为宗越与他脾胃相投,相见恨晚。非烟已经寻到拥有五色石的扶摇,她告诉师祖帝非天,只要扶摇成为自己的仆从,一切就都易如反掌。待扶摇解开五重封印之时,便是他们大功告成之日。与此同时,扶摇跟小七二人踏上前往昆京的路程,在 途经竹林时,二人听到一阵怪异声响。扶摇让小七留于原地,自己则进林中查看,只见林中黑雾缠绕,幻象奇生,扶摇产生幻觉,她看到了周叔、燕惊尘跟长孙无极的身影,以及一直听到一个女人让她成为奴仆的声音。扶摇在原地拼命稳定心智,她想要破除眼前的幻境。正在这时,身穿黑色铠甲的战北野途经竹林,他忽然策马出现在了扶摇的视线中,意外救下了扶摇。燕惊尘奉了燕烈的命令前来看望裴瑗,裴瑗认为她跟燕惊尘迟早都是需要坦诚相对,她想在燕惊尘的面前揭下面纱。燕惊尘看到裴瑗勉强为难的神情,只好出手阻止了她,声称自己并不在意这个。裴瑗欣喜,她提起了二人的婚事,称她父母已经在安排,且近期昆京的官位也正好有空缺可供燕惊尘挑选。燕惊尘淡漠应对,让裴瑗好生休息后便转身离开。看着燕惊尘的背影,裴瑗心中气愤难忍,将所有的一切都怪在扶摇的身上,扶摇毁了她的一切,她暗自下定决心,她也定要毁了扶摇。扶摇小七跟随着战北野的部队,战北野的部属纪羽前来为二人送吃的,并嘱咐二人需安分地跟他们走出竹林。扶摇好奇战北野的身份,可纪羽却不肯透露。纪羽离开后,小七提起了战北野身上所携带的摄坤铃,猜测战北野定是天煞王族。另一边,燕惊尘跟裴瑗将要去昆京成婚,看着燕惊尘愁眉不展的模样,燕烈不由得出声提醒他要以大局为重,就算他再怎么不情愿也得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,他是燕家跟玄元山所有的希望。随后,燕烈提起了燕惊尘手上的裂魂散,他让燕惊尘在裴瑗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时对她下手,只要燕惊尘找好替罪羔羊,裴瑗的死就只会为燕惊尘赢得更多机会。燕惊尘良心未泯,他不肯同意燕烈的话,燕烈却称心慈手软成不了任何大事。二人的这番对话被不远处的裴瑗听到,裴瑗心中骇然,浑身颤抖。竹林里,战北野手握梳子想念起母亲静太妃,他回想起小时候为母亲梳头的一幕,不禁红了眼眶。收起梳子之后,战北野这才发现随身携带的摄坤铃不见,且与摄坤铃一同消失的还有小七。战北野怀疑到扶摇头上,他要求扶摇交出摄坤铃,可扶摇却一头雾水地称自己并没有偷摄坤铃。战北野不信扶摇,他一边让手下搜寻小七的踪迹,一边用绳索拖着扶摇走。眼看昆京就在眼前,且他们后边还有追兵,战北野不愿虐待女人,只好为扶摇切断绳索,将她带到自己的马上,快马加鞭赶往昆京。与此同时,长孙无极在茶馆与手下会合,手下将昆京的现状告知长孙无极,昆京大水不止,而齐震一边回京一边打听着他的下落。事情的发展都在长孙无极的意料之中,长孙无极决定按计划行事,即刻启程回昆京。昆京,章鹤年为轩辕韧的病情四处奔波,可却毫无效果,轩辕韧依旧昏迷不醒。章鹤年问起了齐震的踪影,这才得知齐震已经回了京,可新世子却被贼人掳走,齐震还有意将贼人的名头扣在他身上。

https://v.qq.com/x/cover/639agzdh10yu2q2/j0026v6zmiv.html

第10集

章府,有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前来见章鹤年,他自称是轩辕王族,会使用御水术。章鹤年有几分不信,少年却一副自信不疑的模样,他称自己愿意当众一试。另一边,齐震回府后收到朝中众人的拜帖,却唯独没有章鹤年的消息。现昆京水患一触即发,章鹤年却迟迟没有过来找他商量,他实在是琢磨不透章鹤年心中的想法。这时,章府的耳目前来送信,齐震跟云痕这才得知章鹤年也找到了轩辕血脉。厢房里,长孙无极的手下前来向他禀报章鹤年的行踪。原来,那轩辕族的少年是长孙无极送到章鹤年的身边,长孙无极嘱咐手下,务必要保护好少年的性命。手下不解长孙无极为何要行此险招,不直接自己到章府亮出自己的世子身份,顺利继承王位。长孙无极深谋远虑,只称太渊的王位必须要由齐震亲手扶他上去, 这样他才能易如反掌地清除掉齐震的爪牙。齐震对章鹤年手上突如其来的轩辕血脉十分生气,云痕分析起眼前的局势,认为章鹤年早有预谋,且世子的失踪也跟章鹤年脱不了干系。从眼前的一桩桩事情来看,齐震断定自己身边藏有章鹤年的耳目,他猜测章鹤年苦心蛰伏这么多年,要的也是一个王位。与此同时,章鹤年带少年进宫面圣,轩辕韧强撑着身子见少年,在得知少年父亲是信南王轩辕昰,他们是先帝轩辕策一脉时,轩辕韧不由得脸上欣喜,认为太渊有救。随后,大臣们提起了族谱一事,少年是轩辕昰与丫鬟所生,并未入族谱,他们对少年的身份存有疑心。齐震在这时赶来,他向众人提议带少年去御鳞台。只要少年能够证实自己的御水之术,便能证明他是轩辕血脉。长孙无极跟宗越提起了太渊御水术一事,昔日五洲与穹苍一战,天地五分,太渊执掌水权,这水既能赐一方土地富蔗,也能让其顷刻间化为泽国,一无所有,所以太渊唯有御水,才能治国。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现太渊连续数月暴雨不休,长极无极十分期待齐震将会如何走这局棋盘。另一边,扶摇与战北野一行人也来到昆京的界限前,战北野决定在暴风雨中冒险过桥,进入昆京地界。少年被齐震带到御鳞台,御鳞台掌握着太渊国的所有水。只见少年上前熟练地运转功法,驾驭着眼前的水流,可御水并非易事,昆京在少年的御水下非但没有停止暴雨,反倒风雨更加猛烈。穹苍漏顶,天地间狂风暴雨,如洪水猛兽一般,给昆京带来了巨大灾难,扶摇一行人更是在桥上寸步难行,他们接二连三地坠落水中,就连战北野也无法幸免。战北野落水令全体士兵手脚慌乱,扶摇在听得战北野不识水性后,慌忙跳下水中救战北野。少年的身影依旧伫立于御鳞台上,他不停地运转着功法,终在顷刻后将穹苍愈合,止住暴风雨,让太渊王国重见天日。御水之术已证明少年是轩辕血脉,少年在众臣的见证下成为了新世子。与此同时,扶摇将溺水的战北野救上岸,部队中众人都争先抢后地想要上前救战北野。孰料,邛叶族的公主雅兰珠突然间冲了出来,她爱慕战北野已久,如今好不容易能追上战北野,当下说什么都不肯放过这次机会。雅兰珠凑近了战北野的俊脸,战北野却突然醒来,他甩开了对他热情似火的雅兰珠,慌忙跟着士兵们一起逃离。纪羽将一袋金子交给扶摇,称这是战北野对扶摇的感谢。扶摇收下金子想离开,可战北野却没想过放扶摇走,纪羽将战北野的话转达,战北野称摄坤铃的下落未找到,所以扶摇的身上还有嫌疑未脱,她需要继续与他们一行人同行。扶摇心中气不过,她上前不断地敲击着战北野的房门,想与战北野理论,却不想,雅兰珠的身影再度出现,她对战北野纠缠不止,更是当众称自己想要做战北野的女人。雅兰珠的到来令部队里场面混乱,扶摇趁机偷偷溜出,去找小七的下落。昆京街道繁华热闹,扶摇一时间不知该从何处寻找起。这时,过往的一辆马车吸引了扶摇的注意,扶摇在马车上看到小七所留下的标记,她想尾随马车而去,却被守城门卫拦了下来,门卫要求扶摇拿出通关文牒。齐府,朝中众大臣前来劝说齐震与章鹤年和平共处,齐震对此盛怒不已,他野心勃勃,根本无法放下尊严向章鹤年低头。新世子是章鹤年手上最重要的筹码,可齐震手中也有另一张王牌,那就是轩辕家族的另一个血脉——轩辕晖。扶摇无法进城只好偷溜到战北野房间,她想偷取战北野的通关文牒,可战北野却早已经醒来,他故作睡着模样戏弄着扶摇,就在扶摇手即将触碰到通关文牒之时,战北野猛地睁开双眼,与扶摇交起手来。二人的动静惊动了其他士兵,可其他士兵在房外听到是扶摇跟战北野的声音,纷纷脸色暧昧地离开。房间内,扶摇不敌战北野,被他捆绑于柱子上,战北野想要让扶摇说出小七的下落,可扶摇却提出了自己的条件。战北野向来不受威胁,他用布条将扶摇的嘴堵上之后,便悠然地回了大床,准备跟扶摇继续耗下去。次日,战北野一行人准备离开,雅兰珠想紧随其后,却被战北野厉声喝斥。扶摇在一旁看得出战北野不想跟雅兰珠同行,她故意上前拥住雅兰珠,称自己跟雅兰珠一见如故,想要带着她一起走。战北野不同意,扶摇鬼灵精怪地利用起了激将法,她跟雅兰珠二人激得战北野答应比赛投石子,可就在战北野即将赢过扶摇之时,扶摇却一个碎石将战北野的坛子打破。

https://v.qq.com/x/cover/639agzdh10yu2q2/z002647zesx.html

Next Post

Previous Post

© 2019 OneVnet Go

Theme by Anders Norén